18-05-2018 牢騷

最近被邀為一 wedding styled shoot 製作花球,通常在答應參與之前,我都會仔細地問一下關於拍攝和團隊的細節。而今次卻倒過來,沒問太多就答應了,拍攝日子是忙得要命的母親節正日,真不解為何會如此爽快答應,或者是個人情感,太喜歡取景地點?沒多久拍攝的日子到了,隨後一天就收到攝影師傳來的 preview,拍得很美,同時有點在意照片中熟悉的地方,開始翻找以前拍的舊照片。

去萬宜水庫東、西霸,像到火星旅行,毫無日常生活氣息。只有藍的天、靜的水、連綿不斷的石頭、幾座外形古怪的建築物。由於沒有高樓和大樹,那裡的大部分地方也是曝露於陽光下的;也由於沒有高樓且四週環水,當躲到沒陽光的地方就會涼快起來。

大學時期有一段炎熱的日子,我和同學 L 喜歡即興的往那裡去野餐、拍照和午睡,走走躺躺坐坐至太陽準備下班,就回市區去沖底片。當時學校裡有部十分優秀(卻沒人用)的掃描器,底片都是自己逐格掃描到電腦再調色的,過程緩慢而寧靜,這是整個攝影過程中我最喜愛的環節。由即興火星旅行到正式看到照片,最少需要兩、三天,拍的多是沒組織、沒主題「見乜影乜」的相片,然而每次看見成像心底裡還是會興奮。

忘了多久沒拿起相機外出遊玩,連今天終於安安靜靜的坐在工作室寫字,前天到戲院一連看兩部電影,都是久違的感覺。還記得初成立 anot,每天很得閒,有時看書寫字,有時看電影聽音樂,腦袋充實又滿足。近半年越來越忙碌,家人朋友們見狀紛紛表示高興與欣慰,我也不時沈溺於「能靠自己創作支持生活很美好」的滿足感之中。又強烈地感到慚愧,無法用以往擁有的耐性與專注去完成作品、工作,和一切事情。在大節日(像情人節、母親節),一天製作三、四十束花,若我說有對每枝花細心觀察,有感欣,親手製作的每束花背後也有想法,那是騙人。若要堅持極少量精製,將大量訂單和查詢拒諸門外也不容易,畢竟清高不能吃,而且有很多客人充滿期待地前來落單,推單時聽見客人失望的聲線實在不好受。(真誠忠告:每天也可以給親愛的送上心意,大時大節即可免則免)經過一連串追趕和忙碌,看著排山倒海的花束,我認不住每朵花的樣子,不覺得她們特別好看,甚至開始覺得自己的花藝無比平凡。

今天難得空閒,即將迎來重大轉變之前,腦裡滿滿的矛盾和疑問該恨恨挖出來,一一想清楚。

- 木

32781658_2045136935724853_2353267990851485696_o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