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京遊記

這次休假走到日本,多少是要趕及草間彌生在東京的大展。
.
來到東京已是展覽的最後一天,國立新美術館超.級.多.人,不論是售票處、進場口,還是紀念品店,都有長長的人龍。不少參觀者還穿了圓點/ 有密集圖案的衣服(我也有跟 dress code...),大家都很熱烈。
.
中學時有段日子很迷polka dot 波點花紋的東西,又十分哈日。初聞草間彌生這名字就是那時,同時期還認識了川久保玲。兩個名字,就只知名字,覺得她們的作品美麗,並沒有閱讀過她們的創作動機和歷史。直至大學時期進了美術相關的學科,才開始了解自己欣賞的東西背後的故事,有的東西了解過後會變得沒那麼喜歡,也有些是越了解越喜歡的。
.
那時候讀了草間彌生自傳,她能看見很多他人看不見的景象:那些裂口對她講人類語言的花;在空間裡無限延展的網(小斑點)等,患上精神分裂症使她的世界變得不一樣。被她的作品吸引,部分原因是好奇,想跑去她的世界看一下。正因為她的創作動機多為精神狀態驅使,在這情況下的創作可算是被迫地絕對誠實忠於自己。畫和作畫者的關係如膠似漆,赤裸裸的展現自身感受,將內心的聲音透過畫像變得形象化且強大,大得足以從外包圍自己,然後消融在自己建構的世界裡。
.
這次除了感觸看到大量草間彌生初期至今的作品真跡,旅途上也走了不少書店、小店,看了一些獨立藝術工作者量產的書籍和手工藝品,他/ 她們並不是知名度很高很有名的人,作品卻富有溫度。
.
對於自己,也害怕自己的熱度會流走,一來對自己的意念有時也不夠誠實,討厭自己時時左思右想,結果越想越做不好。二來工作忙起來,就似在時間表上跑步,在追趕甚麼似的,跑著跑著就會忘了原有的步伐。我們間中會休假停工,也許有時候需要沈澱,需要停下,才會拾回本來的腳步,保持著溫熱的感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