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作為生活的一部分 — 這裡不談閱讀的意義

作花同時,我們也賣書。

走進書店,看到每月每日都有新書發佈,書籍有如超市裡的商品一樣,上架同時就彿彷刻上了一個期限,期限一到,書籍不是被收到倉庫,也會被埋沒在一群書海之中。我們的角色是拾瓶人,在大海之中拾起浮瓶,把瓶中信一一細閱,並將之傳給所應屬之人。

故此,我們會把我們認為好的書,值得閱讀的書,放到店裡出售。我想這也是逼使自己看書的好方法。

店裡初期會以花與植物相關的書籍為主。事實上,我們也有很多文學、哲學、烹飪、攝影等等的書籍可以介紹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