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&W (II)

今天跟朋友聊起以前一起工作的趣事、無聊事,想到若不是加入了這行業,平常生活中跟花根本毫無交集。花在這個城市並不普及,一般人家要用到花,大概就只有紅白二事。在如此的大眾認知下作花,顏色及選材上少不免會有所顧慮。
.
說要以黑白作婚禮主題色的人很多,可是最後真的「堅持到底」的人並不多。感謝 Fay 和 Jason,還有一班前衛又開明的長輩,在沒有太多前車可鑑(reference)的情況下信任我們,讓黑白婚禮成真了。

 
_MG_3579 (1).jpg
_MG_3600 (2).jpg
 
_MG_3534 (2).jpg
_MG_3549.jpg
 

B&W

由籌備佈置到服飾,計劃場地到各項環節,婚禮從來是屬於一對新人的舞台,一個有關自我的展現,關於長久以來對自己、對方及家人想法的場合。

有時總覺得在香港做結婚花球及佈置帶點沒趣。即使本應是主角的兩人,面對家人、親友的預期,帶著「結婚」應有的框框,堅持某些己見,只會是自找苦吃。

也許會是兩個人婚前首個共同的人生課題,能夠做一回自己期待已久的事情,好好盡慶,這該會是多麼有趣又值得回憶的事情。

其實這也是我們期待已久能夠參與的事情啊❤️
.
待續

.

#anot #anotstudio #flowers #flowerstagram #blackandwhite #bnw #wedding #centerpieces #decorations #decor #floraldesign #anemone #roses #anthurium #florist #floristry #hkflorist #hkflowers #hkflowershop #hkwedding

 
 

Avialae

鳥翼類,擁有帶羽毛的翅膀,拍打翅膀能夠飛行的恐龍,也包括後來演化成的現代鳥類。
.
鳥,現時地球上僅存由恐龍演化而成的分支。
.
或許唯有學懂離開地面生活,才會找到尚存的可能。

_MG_2986.jpg
_MG_2938_2.jpg

Plant Dye

#anot #anotstudio #Friday #dahlia #plantdyed #plantdye #silk #silkribbon#ribbon #naturaldye #flowers #flowerstagram #plants #floristry #florist#hkflorist #花餘染布 #植物染

 
40034718_2127783474126865_1429261122065661952_o.jpg
 

又一個月


每逢遇上一些較大轉變,對我來說像是重新的機會。畢業、轉工、戀愛、失戀等等,每次我都藉機(亦是被逼)戒掉一些習慣,或說是戒除某種依賴。
.
在剛過去的七月份,我們的studio正式搬到新地方,在九龍灣。我們還在適應新工作室裡的一切同時,心裏已渴求著更大的改變。然而實質上還沒有甚麼進展,連搬遷一事也未正式向外通知,就已過了一整個月。
.
搬遷後本想會有一個「開放日!?」,是歡迎曾來過上堂見面,或一起商量過設計花束、婚禮花球、活動佈置的客人,或花墟常會碰面卻各有忙著匆匆而過的同行,還有很多一直默默留意著 anot 的人等等。我們實是不善交際的人,也許沒有熱情招待,不過是上黎坐下、食啲野。詳細也許會徹底的想好後再公佈。而新一輪的課堂其實也在籌備中,該會是一系列的summer classes,故該會在秋意來到之前好好的舉行吧!

最近網站亦稍作改動,先是推出了新一系列的瓶花組合。在一些慶祝日子,又有時候在家中或餐廳宴客,總有打算為場地作一些簡單佈置,卻又無從入手。一組幾個配襯好的小瓶花,可讓你隨意擺放到不同的角落,亦能輕易融入各種裝飾及環境之中。一組瓶花亦可放到飯枱上成為伴餐的小擺設,簡簡單單的卻為場地添色不少。
.
https://www.anotstudio.com/flowers/

_MG_1694 (3).jpg

女兒第一個畢業禮的花

這是媽媽送給小女兒第一個畢業禮的花
.
畢業像量度成長的一個單位,對子女來說是一個通行證,升小學想跟父母討零用錢買零食;升中學了,就渴望獨自和朋友出夜街。對父母來說,可能更像一個頒獎禮,由孩提時期到識行識走,由頑童變少年,成長的過程驚心動魄,畢業禮代表有驚無險地與孩子走過一段路(汗💧)
.
訂花的媽媽說,即將幼稚園畢業的女兒最喜歡紫色,我們就創作了這糖果色的迷你版花束。不知女兒小學畢業時仍然喜歡紫色嗎?

 
_MG_1682 (1).jpg
 

Florist's Choice

花藝作品,是花藝師運用花材對季節變化及客人(或自己)的情境與情感作演繹。

一直以來,我們以 Florist's Choice 的形式做花束,沒有恆常的樣辦,是希望先聽客人表達,了解他們的想法,再按其花材、顏色的偏好,對應場合及時令,嘗試演繹出他們心目中的想法。

這一次客人要求不多,卻是個有趣的經歷。他的唯一要求,就是請花藝師做自己覺得最美、用上當時最宜用的花,這就可以。
.
我們認為,大自然季節的變更已給大家挑選出最美的生命,而適當挑選出時令帶當下氣息的花材,就已完成了一半✌🏻餘下的就是隨自己的觸覺及靈感好好跟花材舞動。
.
這也許會是我們最嚮往的作花形式。
.
.
Roses, Lady's slipper, Ocidium, Ammi
玫瑰、拖鞋籣、文心蘭、阿米芹/茴香

 
_MG_1326.jpg
 

Blushing Bride, Wax Flower, Eryngium
雪蓮、蠟梅、藍伯爵

 
_MG_1383.jpg
 

每當收到查詢,都像開展一段新的短暫關係。這些相遇裡面不時會出現一些有趣的人、讓自己開眼界的事情。這些關係,卻在鮮花送到目的地那刻,彷彿就會完結。在各有各忙的生活裡,於一段短暫的相遇找到機會閒談也不容易,若能化成朋友、知己,更是緣份。
.
對於第二、三次光顧甚至更多的客人,雖然交談瑣事的機會仍然不多(甚至沒有),我們卻好像對他有著一些了解,也多了點信任。內心既是感激,更多是歡欣,也有點緊張,因為不知會否再下一次。
.
有些時候,給客人設計 pre-wedding 花球後,相隔一段日子又再聚首,一起籌備婚禮當日的用花。這總令我們帶點感觸,也十分珍惜,好似分享了別人生命中一段重要的過程。
.
Peony, Dahlia, Delphinium, Lisianthus
牡丹、大理花、日本飛燕草、桔梗

 
_MG_1395.jpg
 

陽光,空氣和水,都是生命的基本要素。自從有了電燈後,陽光往往被人忽視,甚至會避而遠之。

新落成的大廈,陸續裝上了反光盔甲,確保大廈內人們免受猛烈的紫外線傷害,也阻隔熱能,保持內部涼快。人們漸漸享受在盔甲內的生活,也開始認定陽光照在皮膚上會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,寧願一直留在厚厚的保護網內,好讓身體過得比較舒適。

城裡漸多負上盔甲的大樓,將陽光一一折射到街上,尤如聚光鏡般,把路上工人狠狠的困在火爐裡。他們陸續咒罵陽光,討厭陽光,恨不得走進盔甲內接受保護,或寧願入夜後才開始工作。白天街道上人跡漸少,餘下抵不住保護網裡迫人寒氣而歇息一下的市民,及因禁煙條例被趕出來抽煙的人。

我們用上了不少時間,走過很多路,就是要找尋一個所屬的地方,一個可有陽光的地方。但我們也不知道,究竟這處地方我們仍可以逗番多久。

寫於連續十三個酷熱天氣的日子 - 20180529

18-05-2018 牢騷

最近被邀為一 wedding styled shoot 製作花球,通常在答應參與之前,我都會仔細地問一下關於拍攝和團隊的細節。而今次卻倒過來,沒問太多就答應了,拍攝日子是忙得要命的母親節正日,真不解為何會如此爽快答應,或者是個人情感,太喜歡取景地點?沒多久拍攝的日子到了,隨後一天就收到攝影師傳來的 preview,拍得很美,同時有點在意照片中熟悉的地方,開始翻找以前拍的舊照片。

去萬宜水庫東、西霸,像到火星旅行,毫無日常生活氣息。只有藍的天、靜的水、連綿不斷的石頭、幾座外形古怪的建築物。由於沒有高樓和大樹,那裡的大部分地方也是曝露於陽光下的;也由於沒有高樓且四週環水,當躲到沒陽光的地方就會涼快起來。

大學時期有一段炎熱的日子,我和同學 L 喜歡即興的往那裡去野餐、拍照和午睡,走走躺躺坐坐至太陽準備下班,就回市區去沖底片。當時學校裡有部十分優秀(卻沒人用)的掃描器,底片都是自己逐格掃描到電腦再調色的,過程緩慢而寧靜,這是整個攝影過程中我最喜愛的環節。由即興火星旅行到正式看到照片,最少需要兩、三天,拍的多是沒組織、沒主題「見乜影乜」的相片,然而每次看見成像心底裡還是會興奮。

忘了多久沒拿起相機外出遊玩,連今天終於安安靜靜的坐在工作室寫字,前天到戲院一連看兩部電影,都是久違的感覺。還記得初成立 anot,每天很得閒,有時看書寫字,有時看電影聽音樂,腦袋充實又滿足。近半年越來越忙碌,家人朋友們見狀紛紛表示高興與欣慰,我也不時沈溺於「能靠自己創作支持生活很美好」的滿足感之中。又強烈地感到慚愧,無法用以往擁有的耐性與專注去完成作品、工作,和一切事情。在大節日(像情人節、母親節),一天製作三、四十束花,若我說有對每枝花細心觀察,有感欣,親手製作的每束花背後也有想法,那是騙人。若要堅持極少量精製,將大量訂單和查詢拒諸門外也不容易,畢竟清高不能吃,而且有很多客人充滿期待地前來落單,推單時聽見客人失望的聲線實在不好受。(真誠忠告:每天也可以給親愛的送上心意,大時大節即可免則免)經過一連串追趕和忙碌,看著排山倒海的花束,我認不住每朵花的樣子,不覺得她們特別好看,甚至開始覺得自己的花藝無比平凡。

今天難得空閒,即將迎來重大轉變之前,腦裡滿滿的矛盾和疑問該恨恨挖出來,一一想清楚。

- 木

32781658_2045136935724853_2353267990851485696_o.jpg

昨天為 Annabel 的沙灘婚禮設計的花球,裡面用了珊瑚、沙土、樹影,慶幸陽光也來助興。挑選了土色調絲帶,自然的染印又像海浪流動形成的暗暗的沙紋。
.
Juliet Rose, Ranunculus, Lilac, Astilbe
庭園玫瑰、小牡丹、白丁香、白雪

_MG_1264.jpg

成長及老去,從來是不知不覺的過程

小時候會以為自己跟家人的生活總是一體的。成長卻像個發脹中的氫氣球,一直變輕,輕得會讓身體離開原來的土地,隨風飄動,再抓不住。

不知道從甚麼時候起,也許是想重新建立一些共同生活的部分,或找回一些共有的話題。我開始帶她四處遊歷,給她嘗試新奇的事物,吃一些絕不家常的料理,籌劃一些她從不捨得的花費。

新奇的其實並不新奇,不家常的才是自己的日常。這一下才發覺,我成長了,她的年代卻老去了。

_MG_1106_L_square.jpg

唐棉的心

綠色氣球裡面住了一隻異形,異形肚裡是很多種子,每棵種子都帶一條銀白的似絲的尾巴。

又有點像魚。

31131443_2034502283454985_3141968632305680384_o.jpg

初期利用花餘染製的絲帶顏色總是偏淡,而且色調單一(多數是啡黃綠)。經過反覆試練,終於能較有效的控制色彩濃淡,成色也多元化起來。

回想初衷,利用花餘染布是為了減少作花過程中的浪費,染成的絲帶又能點綴在花藝設計上,仿佛花在盛放過後以另一種形式延續她們的美麗。近年國內外專門售賣植物染或天然染絲帶的店漸多,可選的質料與色域又多又廣,看著看著都有點自愧不如。我們思考過增加產量和色調的方法,看過現成的天然染料,又想過去收集廚餘作染料,然而最後覺得這些那些都離「花」太遠,還是先努力做好花餘染的工作。

要好好運用手頭上的花餘,很多時都無得收工,因染製工作有時限。所謂花餘,多是已完全盛開,不能再售出的花材,但不立即製成染液,花色就會變啡變淡,甚至枯萎。以花餘染布局限雖多,但我們始終覺得來自花的色彩跟花最相配,沒一點違和。

_MG_0917 (2).JPG
_MG_0912.JPG

關於襟花

襟花,是新人給家人密友早早預備好的感謝信。婚禮當日,備上襟花,戴上一刻,儀式已經開始。這封留白的信件,是新人悄悄的告訴你,在他們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,早已給你預留最佳的見証位置。

配戴襟花的時候,總有著一種親密感,彷彿跟這對新人聯繫著,分享著他們的幸福。

_MG_0783.jpg

最近是鬱金香與碗豆花盛放的季節,正值季節的花葉總是份外肥沃,色彩豐富。以花藝師發辦的形式作花,除了選材上有更大自由,也能按時令作最佳選擇。乍看我們不同時期上載的照片,或許會察覺到花材、色調因應季節而流動與變化啊!
.
這是客人送給喜歡黃色花朵的母親的禮物,要求說:「請放膽設計一個強烈對比色彩的花束吧!」最終以橙黃配紫,是我們平常較少用上的色彩組合,有逃離了自己 comfort zone 的感覺 💃🏻
.
Tulip, Sweet Pea, Mimosa, Narcissus
鬱金香、碗豆花、含羞草(雙思葉)、洋水仙

28954451_2022184031353477_1571393781929451435_o.jpg

Magnolia 玉蘭花

帶著一個優美的名字,叫作玉蘭。本打算訂來作一個活動佈置之用,心想有誰能拒絕其典雅的姿態?又有誰不對其為之眼前一亮?

玉蘭被帶回工作室後,我們就將之放水養好。隔天再看,發覺玉蘭花在開花同時就同步枯萎著,然後凋謝。盛開的玉蘭花,那怕輕輕一碰、風一吹,花瓣便不由自主散落地上。

花兒都有各自的性格,玉蘭就是喜歡在家中安落的待上一整天那種,受不了忙忙碌碌的走到眾人跟前花枝招展。

嗯,那麼讓她留在工作室裡好了。我們最終沒有將之帶出外,獨佔了她,唯有好好的跟她留影。

29386513_2019041248334422_1979810663089831936_o.jpg

Bump Vases

初接觸到這套花瓶,是往年九月,當時要為陳列在店中的這三個瓶插花。瓶口小小的,裡面有像汽球的細節,黑色、灰色、粉色,乍看之下真的不懂該放些甚麼花,回過神來就收到品牌傳來明確的花材指示。

 Photo from  tomdixon.net

Photo from tomdixon.net

WhatsApp Image 2017-10-12 at 10.36.12 AM.jpg

對賣花者而言,這種設計的花瓶實在太糟了!瓶子本身就很有設計感,單單放著已很好看,放入一、兩枝線條簡潔的花就更好看,再放更多就經已太多。如果人人都擁有這種花瓶,花店大概都要面臨倒閉。不過對於閒時會插花,可是大多數時間都不閒的人來說就不一樣了。

_MG_0561.jpg

情人節期間以 Bump Vase 加花束作為 anot x Tom Dixon 合作的限量組合,在雙方決定要選用這套花瓶時,我心裡是矛盾的。一方面暗喜終於可以按自己意思為這些瓶插花,另一方面又擔心想法和風格太實驗性,或跟傳統概念上的情人節禮物有點不一樣。

不過,對喜歡創作和佈置家居的人來說,相信這是一份好玩又賞心悅目的禮物。因組合中的小花束,更正確來說其實是一份材料,特意預留了長長的花腳,讓收花者可以拆開來修剪,配合花瓶造出獨一無二的形態。Bump Vase 裡葫蘆形的設計,讓插花者可利用瓶身凹凸固定花材,擺放角度更具彈性,短花材也能輕易使用。

選材上,我們用了深紅色巴西小紅掌、灰粉色肯亞玫瑰及黑色荷蘭玫瑰(總算在實驗中保留了一絲浪漫...)而其他黑色及象牙白色的是進口的乾燥花葉,能擺放一段較長時間。

_MG_0629.jpg
_MG_0572.jpg
_MG_0642_2.jpg

後記:
早一陣子好友向我訂了一束花送給媽媽,他早知道媽媽愛花,而這是他廿多年來第一次給她送花。大概這是對他們來說十分重要的一份經歷,令我製作時有點緊張,送出後也不忘打聽收花後的反應。「她說很喜歡,但轉頭就拆開自己插過哂」好友說。隨後數天,媽媽每天都重新組合花兒,好友每天下班回家都看見不一樣的設計,好不快樂。花店經營了一段日子,才發現不少愛花者喜歡收花,更喜歡自己動手創作。

MUK